爱新觉罗改姓肇 在此居住300年-辽宁频道-东北新闻网

爱新觉罗改姓肇 在此居住300年-辽宁频道-东北新闻网
满族民居——口袋房。  村口石棚。  安泰堂遗址保存下来的修建构件。  老宅修建构件。  肇启军家世代相传的红带子。  盘肠窗花。  清朝的拴马桩。  中心提示  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有一个满族村,它是仅有的清朝皇族后嗣聚居村。这个走过了300余年进程的古村落,仍然保存着无缺的前史格式:“玄菟古道(罕王路)”从村中穿过,“上下马石”被砌在肇姓乡民的临街院墙里;“东西安泰堂”遗址清晰可见;青砖小瓦房、四合院,有万字炕的满族老宅仍保存无缺;标志祖上身份的“红带子”保存至今……这便是腰站村。  村志  CUNZHI  腰站村  地处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的上夹河镇辖区内,坐落辽宁省东部、上夹河镇中部的莲花山脚下。村前,五龙河潺潺流过,汇入苏子河。腰站村里聚居着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同宗、爱新觉罗宗族的后嗣。全村总面积为17.98平方公里,合计3个天然屯,4个乡民小组。乡民324户,1193人,满族员口占97%,其间,满族清朝皇室后嗣肇姓409人。是康熙差遣从北京迁来为先人守陵的皇族后代,繁殖生息至今。2014年,腰站村被国家命名为“我国传统村落”。  乾隆东巡祭祖驻跸此地  腰站村地理位置优胜,交通便当,间隔抚顺市60公里,大致为新宾至抚顺的中点。这样的地理位置使腰站村成为清朝时京城到清永陵的必经之地。  据史料记载,清朝康熙、乾隆、嘉庆、道光4位皇帝到永陵祭祖途中,15次驻跸上夹河境内。其间,《清高宗实录》曾记载:“乾隆八年(1743年),皇帝第一次东巡祭祖,回来时九月戊戌驻跸腰站村。”村中至今还留存着当年皇帝祭祖途经腰站时运用的上下马石及他们和侍从歇息的东西安泰堂遗址、遗物。  尽管腰站村2/3的满族员家都已盖起了新房,但在这儿还能看到满族传统的民居。在黄英霞的带领下,记者一行走进有着200多年前史的“尹登古居”院内。这个老宅原是阿塔第九子尹登的住所。记者注意到,这是座典型的满族传统民居:四合院、万字炕,窗户还保存着“盘肠”窗花,还有梳妆镜、镶搪瓷瓷片的木柜、雕龙屏风、花瓷瓶等,就像个满族家庭博物馆。黄英霞拔起一枚雕琢精巧、对称坐莲款式的木质插销,对记者说:“你看,这枚窗插现已200多岁了。每年春天,村里祭祖的时分,有不少从外地赶回来的族员,会专门来看它一眼。”  黄英霞向记者叙述了“尹登古居”的维护进程,2000年的时分,房子的主人叫肇宗华。其时他家特别困难,老房子年久失修,冬季的时分屋里都结冰,儿子想给他翻盖新房,但他硬在老宅里挺着,他说:“我便是想维护好祖上传下来的这座老房子,总不能让老先人的产业在我手里败没了。”肇宗华的老宅也引起政府的重视。为此,县政府召开了县长办公会议,县文明局提出了老房子的维护规划定见,政府购买老房子,由文物局进行修理,延聘满族古修建队按原样修理和康复。现在,“尹登古居”现已列入县级文物维护单位。  康熙派族员守永陵,后世繁殖成村  提到腰站村的前史,上夹河镇政府文明站站长黄英霞领会颇深,“我第一次到腰站村时,就被这儿厚重的前史文明震慑了。”黄英霞告知记者,这个村是辽宁东部满族发源地中仅有的清朝皇室后嗣聚居地。前史悠久,但真实载入史册是在清朝树立今后。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皇族爱新觉罗·阿塔被皇帝差遣回兴京(今抚顺新宾满族自治县)任永陵副尉,看守永陵。他带领13个儿子中的7个儿子离京到差。一路露宿风餐,晓行夜宿,走到腰站这个当地,见这儿山明水秀,土地肥美,他便对家人说:“这个当地很好,我们要占!”儿子们也附合说:“要占!要占!”所以,这儿从此便被称作“腰站”,这是腰站村村名来历的说法之一,也是乡民最认可的说法。  不过,辽宁大学风俗专家乌丙安以为,腰站处在上夹河、下夹河的当腰,是清朝皇帝祭祖从北京到兴京的必经之路,刚好能够在这儿打个尖儿,歇息一下,所以这儿就被叫作“腰站”。  阿塔的6个儿子留在了腰站村,子后代孙繁殖生息,逐步构成了今天的村落。  据《爱新觉罗宗谱》记载,阿塔是努尔哈赤三祖父索长阿的五世孙。隶满洲右翼镶蓝旗。康熙七年(1668年)升任山西巡抚,康熙八年因鳌拜一案牵连降为四品官。康熙二十五年九月授永陵副尉,授命回兴京永陵守陵。康熙三十年(1691年)六月授永陵总尉,7年后因年迈免去。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卒,时年85岁。生子13人,其间6人留居于腰站村,成为今天腰站村爱新觉罗肇氏的六大支派,人丁兴旺。  为了建立爱新觉罗宗族登峰造极的位置,皇太极登基称帝后,规则皇家宗室成员皆束黄色腰带,即以“黄带子”示身份。而努尔哈赤的伯叔辈归于皇室旁支,其后嗣被称为“觉罗”,系赤色腰带。腰站村爱新觉罗氏归于皇室旁系后代,系红腰带,所以有“腰站红带子”之称。据村中白叟讲,在清王朝覆亡之前,腰站村肇氏人家每生一个男孩,便要到盛京城领一条红带子,这条红带子陪同肇氏男人毕生,生时遭到朝廷恩赐,死时有必要带进棺材,因而红带子留存于世的很少。  记者在村里采访时,幸运地在乡民肇启军家见到了这种红带子。据肇启军的妻子韩洪梅介绍,这条红带子是当年朝廷赐给其祖上的,在其祖辈逝世时,忙乱中忘记了将红带子放入棺木,所以这条红带子成为腰站村仅有保存下来的证据,一代代传了下来。  记者发现这条红带子是用蚕丝织就,长约两米、宽约3厘米,暗赤色,两头拴有长穗,精巧特别。红带子是肇启军家的传家宝,盘在精巧的木匣里,藏在老柜内,容易不给人看。曾有人出高价要买走红带子,被肇家拒绝了。肇家人说,那是祖辈一代代传下来的物件,记载着宗族的前史,他们要一代代传下去。  依照清朝给予觉罗的待遇,腰站村的肇姓男人出世后除得到红带子外,每年享有二十四两白银的俸禄、粮食二十一石二斗;男孩成婚还给白银二十两,凶事给白银三十两。据白叟回想,白银一向领到民国初年。在清朝,腰站爱新觉罗氏均记载于《爱新觉罗宗谱·己册》,清朝统称为《玉牒》。因为受汉族文明的影响,辛亥革命今后,腰站村爱新觉罗的姓氏被简化,将本来多音节的姓改为单音节,以清肇祖原皇帝的“肇”字为本支系的姓氏。这便是腰站村爱新觉罗姓氏改为肇姓的来源。  现在,全村有肇姓人口409人。  “旗人礼数大,老肇家礼数更大”  腰站村已有300多年的前史。作为清朝皇室后嗣,礼数是满族员不能短少的规则,直到今天,当地仍流传着“旗人礼数大,老肇家礼数更大”的说法。  肇姓人从祖上开端,就把礼数当作家长教育的主要内容。这儿的人从小就懂得为人子、人妻的尽礼之道。村中70岁以上的肇姓白叟现在还非常严格地秉承着这种礼数。其间,尊敬先人和老一辈的礼数就有许多,黄英霞向记者介绍了几种:  饮食礼数。供奉先人的先人板是九个碟位,排序不得紊乱;素日家中吃饭,儿媳妇和后辈人不能与白叟同桌。白叟在南炕吃饭,事先由儿媳妇将碗、碟、筷规整摆好,以示恭顺,并专门做一二样好菜只供白叟享受。  行路礼数。年轻人平常走路遇到白叟或老一辈时,要停下存候问候,让路时要侧位垂手站立,让白叟或老一辈先经过。  待客礼数。家中来客人时,成年的后辈应侍立于老一辈身旁,经答应方可坐下。如外出做客面见老一辈,须坐在旁位,并且要面向老一辈、略欠身虚坐在椅凳或炕沿边上,不行老成持重、随意依靠。  年节礼数。春节辞岁时,儿子要向老一辈行三跪九磕大礼,儿媳须向老一辈跪着行“抹鬓角”大礼。  在乡民肇启军家,韩洪梅在家中供奉的先人板前,给记者演示了怎么行“抹鬓角”大礼。她说,尽管现在有一些礼数不时兴了,但有些规则还保存着,如儿媳妇对公婆还要三天一小礼,七天一大礼;遇上村中红白事儿,族里的儿媳要去帮助。家中有未出嫁的姑娘也有“规则”,要“站有站样,坐有坐样”,即规矩有礼,如坐在炕上时,腰板笔挺,两手平放在两膝之上,不能杂乱无章。笑不露齿,与人说话口气平缓,不能大声喧嚷。素日里梳洗洁净利落,不能衣饰不整,等等。现在,跟着年代变迁,前史上构成的烦琐礼节逐步被抛弃,但长幼有序、礼尚推让、温文宽厚、朴素宽厚的优秀民俗和传统美德却一代代传承下来。  黄英霞说,腰站村乡民向来重视文明教育。新我国建立前,肇氏宗族中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会请汉族或满族有学识的人于家中开办私塾,教授本家子弟文明知识。女孩也可入私塾读书。私塾教授的内容有《三字经》《百家姓》及其时出的《庄稼杂志》等。黄英霞介绍,腰站村里65岁以上的老年人,不管男女都能识文断字,这与他们重视文明教育分不开。  在腰站村采访,记者发现,村里村外,房前屋后,都是整齐透亮,物品摆放有序,院内打扫得干洁净净。村里人个个衣冠整齐,洁净清新,村里年过八旬的几位白叟洁净利落,言谈举止文质彬彬。  据介绍,腰站村乡民至今仍然保存了较稠密的满族传统风俗。与汉族嫡长子承继制不同,满族早在女真人时期就盛行幼子承继制,腰站村也保存着这一传统风俗。在腰站村,一般都是爸爸妈妈与小儿子共同日子,小儿子承继爸爸妈妈的产业,担任爸爸妈妈晚年的奉养。  别的,乡民中谁家生了小孩,要挂红布条、剃满月头、请满月酒、接满月、挂锁、送摇车、蒸百岁、抓周……  祭天与祭祖,是满族祭祀的重要内容。黄英霞告知记者,肇姓乡民的先祖阿塔就埋葬在村落后边莲花山的阳坡正中。每年清明节,他们都要在这儿举行大规模的祭祀活动,祭奠、祭祀先人。黄英霞说,与汉族不同的是,腰站村满族乡民家中并不供奉先人牌位,而是将一块长木板安顿在西墙高处,称为先人板,满语为“萨窝库”,再在先人板上供奉先人匣,内置族谱。  “每到大年三十儿,全家人都要祭拜先人板,这是春节的一项重要内容。”至今,乡民们还保存着清明上坟插佛托的风俗,佛托都是自己亲手制造。  祭祖时都用“达子香”。“达子香”是腰站村山上成长的一种木本植物,乡民们将其叶和秆收集后晾干碾碎,在祭祖时运用。  黄英霞介绍,腰站村乡民离婚率很低,从1949年到现在,总计不超越六七对。邻里之间、乡民之间互帮互助,天伦之乐现已成为乡民的传统和风俗。在腰站村,至今仍然保持着门不上锁、路不拾遗的古拙民俗。这儿几十年没有岀现过一同恶性治安案件,乡民也没有赌博、酗酒等恶习。  在饮食上,这儿还保存着传统的满族特征。食物重视黏软甘酸,糕点香酥甜脆;菜肴香醇偏咸;满族员喜食野味,但忌食狗肉。  当大黄米干饭、菠萝汁饽饽、黏豆包、黏火勺、黏糕、淋浆糕、松仁糕、豆面卷子、水捞饭和酸汤子、猪肉血肠、酸菜炖白肉等一齐落满桌,忍不住你不大快朵颐,实在是痛快淋漓。  努尔哈赤大战九部联军古战场  腰站村有着丰厚的文明遗存,至今在村北缘的高埠上还矗立着一座被当地人称作“飞来石”的巨大石棚。经抚顺市考古所承认,石棚为青铜年代的墓葬,时刻约在商周之际。石棚系用3块壁石围砌,上掩盖一块大石板,由此构成棚状的石修建。石棚内以石铺底。石室内曾出土陪葬的磨制石器、陶片等,还有火烧痕迹。  腰站村自古以来便是华夏与北方、汉民族与少数民族的会聚之地,重要的地理位置使这儿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腰站村外的古勒山城遗址是当年努尔哈赤大战叶赫、锡伯等九部联军的古战场。“努尔哈赤便是从这儿起兵,一步步进击华夏的。”黄英霞站在古勒山城遗址上对记者说。  古勒山城是努尔哈赤的外祖父王杲所建,努尔哈赤10岁至16岁时日子于此。在明军攻击古勒山城的战役中,努尔哈赤的祖父、父亲被明军误杀,成为努尔哈赤日后起兵讨明的七大恨之一。  史料载,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九月,以叶赫贝勒布寨、纳林布禄为盟主,联合哈达贝勒孟格布禄、乌拉贝勒满泰以及其弟布占泰、辉发贝勒拜音达里、蒙古科尔沁部贝勒明安以及锡伯、卦尔察、长白山女真朱舍里、讷殷共九部联军3万人向努尔哈赤占据的建州古勒山进发。  努尔哈赤尽管只要1万戎马,但据险布阵,依据地势安置了滚木礌石等防御工事,成果大北九部联军,努尔哈赤一战成名,“军威大震,远迩慑服”。此战成为女真各部一致战役史上的转折点。至此,努尔哈赤开端敏捷兴起,最总算1616年树立了与明王朝平起平坐的后金政权。不久,后金前进华夏、一致天下,树立了连续260多年的我国最终一个封建王朝——清。  记者手记  SHOUJI  记者采访时,腰站村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雪后的腰站村一片安静吉祥。村口几棵巨大的老榆树默默地向世人诉说着小村陈旧的前史。  一条玄菟古道“罕王路”从村中穿过,路的两旁,一栋栋房屋面街摆放开来。记者处处感遭到这儿的乡民关于先人为自己挑选的这片土地的酷爱,与乡民聊起腰站村,简直人人能给你讲上一段有关努尔哈赤老罕王的传说与故事,他们骄傲地给记者介绍他们山明水秀、美丽心爱的村庄。  今天的腰站村乡民安静而谦逊,既不妄自尊大,也不自暴自弃,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便是:“皇族又怎样,还不是照样种田过日子。先人的光环照不到我们头上,我们便是做好手头上的事,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便是为民族和国家作贡献了,便是为先人争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